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蚂蚁花呗提现 可靠

美国国家公园门票:全民的“奶酪”不能随便动


2018年10月16日 14:35

蚂蚁花呗提现 可靠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小岗村  开启农村改革大幕(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金风渐渐,天气转凉。在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登高远眺,满眼一派生机。草木才染秋色,绿荷将皱而未残,而稻子、果子渐次成熟,预示着又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40年前,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签订大包干“生死状”,让小岗村尝到了久违的丰收味道,更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时代大幕。

  40年来,以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为主线,小岗村不断深化农村关键领域改革。从率先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确权登记颁证,到实现首次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分红,更多的丰收喜悦接踵而至。

  改革,唤醒了沉睡的土地。

  2016年4月25日,小岗村“当年农家”院落,习近平总书记俯身查看当年18户村民按下红手印的大包干契约。重温这“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他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词句,表达“续写新的篇章”的信心。

  从大包干的红手印,到土地确权颁证的“红本本”,再到农村“三变”改革的“分红利”,中国农村改革的路径在小岗村一直延伸。

  红手印,掀开改革序幕

  40年过去,在小岗村大包干等农业生产责任制基础上形成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依然是我们党农村政策的重要基石。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

  这颗“定心丸”,让今天的亿万农民吃得顺心,也让率先“吃螃蟹”的小岗村更值得回望。

  淮河从位于河南的桐柏山汹涌而下,进入地势平坦的安徽皖北地区就长期滞留。无雨则旱,一雨成灾,包括凤阳县在内的沿淮各县大抵都是如此。

  据统计,在1956年至1978年的20多年间,凤阳全县共向国家交售粮食9.6亿多斤,而国家返销凤阳的粮食达13.4亿多斤。凤阳一度成为全国有名的“吃粮靠回销、花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县”,外出乞讨人员遍及大半个中国。

  穷则思变。

  在“不准分田单干”“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三令五申中,小岗村18户农民决定“瞒上不瞒下”分田到户:“我们分田单干,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用大包干带头人、时任小岗生产队副队长严宏昌的话来说,“当年按‘红手印’搞大包干,就是想能吃上一顿饱饭。”

  束缚生产力的生产关系一经变革,很快就唤醒了沉睡的大地。这也让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俊昌感到,生产队长比以前好干了。“每天天不亮,家家户户就下地干活了,不用操一户的心。”实行大包干后的第一年,全队粮食总产量达十几万斤,相当于1955年至1970年粮食产量的总和;人均收入350元,为1978年的18倍……

  把选择权交给农民,由农民自己决定而不是代替农民选择——尽管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但这一理念一直被秉承,并驱动了中国农村更大范围的改革。小岗村的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全国。

  “分红利”,不熄改革薪火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

  一首《大包干歌》,唱出了农民对“包干到户”的拥护。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改革的脚步一旦停下来,再大的辉煌也只能是过眼云烟。

  吃饱了的小岗村村民发现,原本是领跑,不知不觉间就落在了别人后面。2003年,小岗村人均收入只有2300元,村集体存款为零。“一年越过温饱线,20年没过富裕坎。”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小岗村如同中国绝大多数农村一样,再次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

  走在小岗村的友谊大道上,两侧的商店鳞次栉比,让人目不暇接。同为大包干带头人的严金昌和关友江,在相距不远的道路一侧分别开起了农家乐,仅此一项每家年收入就能达到十几万元。作为村里最早进行土地流转的农户之一,严金昌家的50多亩土地除了分给6个孩子外,剩余的一次性流转给了上海一家公司。

  从40年前的“分田单干”,到现在的土地集中流转、适度规模经营,在一些人看来,小岗村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但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小岗村村民。“当年大包干,是为了吃饱肚子;现在流转土地,是为了致富。”75岁的严金昌说,分与合只是形式的不同,其内在追求一脉相承。

  如今在小岗村,60%以上的土地已实现流转经营。

  为了最大程度发挥土地的价值,小岗村在安徽省内率先出招:2012年,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深化农村承包土地“三权分置”改革,巩固集体所有权,稳定农户承包权,放活经营权;2016年,启动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赋予小岗村村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抵押、担保、继承等权能,让“红本本”变为“活资产”,释放农村股改红利。

  小岗村探索拓展村民股权证权能,通过设立风险补偿基金,推广“兴农贷”,破解农户和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目前,已发放‘兴农贷’200万元,并与安徽农业担保公司合作,为5户新型经营主体担保‘劝耕贷’85万元。”凤阳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小岗村第一书记李锦柱说。

  在实现“资源变资产、农民变股东”的基础上,小岗村着力推进“资金变股金”。小岗创发公司与北京恩源科技、安徽农垦集团等企业开展合作,参与入股分红。去年,小岗村实现集体经济收入820万元,同比增长20.6%。今年2月,小岗村村民首次获得人均350元的集体资产收益分红,实现“人人持股分红”。

  “通过‘三变’改革,让农民真正成为集体资产的主人,为今后进一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奠定了基础。”凤阳县委书记徐广友介绍,全县共有20个村开展“三变”改革试点,实现了乡镇全覆盖,入股农户数11212户。

  再出发,探寻改革新途

  2008年来到小岗村,无锡人黄庆昶已在此坚持了10年。

  黄庆昶在小岗村西部的小韩庄流转了600多亩土地,生产小岗“大吉梨”,并成立了梨园公社农民专业合作社。抓住乡村振兴的机遇,黄庆昶正打造梨园公社“梨园+旅居”的田园综合体,发展订单农业和休闲连锁农庄,推动三产融合。

  发展现代农业,是小岗村发展的必由之路。很多村民坦言,缺乏产业支撑是小岗村发展的短板。为此,小岗村加大招引力度,分别在新能源、田园综合体、农产品资源整合上下功夫,壮大集体经济,带动农民增收。如今,盼盼集团投资10亿元的食品深加工项目落地,投产后将带来2000个就业岗位,年实现税收4000万元。

  “以乡镇和村为单位整合区域内的农产品资源,统一进行品牌农产品供货和提供售后服务。通过基层组织赋能,帮助农户开通网上店铺,实行统一的电商平台运营。”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辉说,去年公司产值超过1亿元,为小岗创发公司分红200万元。

  目前,小岗农户开通网店数量已达200多家,部分农户网店通过运营实现了5000多元的增收。在“互联网+大包干”体验中心,小岗村各式各样的土特产品琳琅满目。王辉信心满满地介绍,今后3年,公司有望将平台销售额迅速做大。

  聚焦现代农业、农产品深加工和红色旅游三大主导产业,小岗村打造三产融合新样板。通过开展“高校+集团+农村”合作,小岗村与安徽科技学院共建小岗村生态农业研究所,并与安徽农垦集团共同经营4300亩高标准农田,推行农业全程社会服务模式。

  “要继续弘扬小岗敢于创造的改革精神,推动新时代小岗改革再突破、振兴再出发。”李锦柱说。

  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小岗村不忘改革初心,昂首阔步前行。

朱思雄 韩俊杰 郝迎灿 徐 靖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记者陶力上海报道

  天气渐凉,共享单车行业面临挥之不去的寒意。

  上海街头,已经很难找到正常可用的ofo小黄车。10月9日,业界爆出滴滴出行将收购ofo小黄车的消息。持续半年多的ofo去向之谜,似乎终将有了答案。结果,当日晚间,滴滴官方便发出了措辞坚决的否认说明,“滴滴从未有过收购ofo的意向,也承诺未来将继续支持其独立发展。2016年对ofo的C轮至E轮融资中,滴滴每轮均有参与,累计共投资3.5亿美元。但作为投资人,滴滴从未、并承诺未来也不会行使一票否决权。”

  这一态度可谓十分明确。在摩拜被美团收购以后,共享单车行业的泡沫被刺破。拖欠供应商款项、融资困难、估值下降、收购意见无法统一等,ofo面临着一道又一道的坎。ofo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对于上述问题三缄其口,并没有透露更多信息。

  在结束了芝麻信用免押金的合作后,骑ofo小黄车获得蚂蚁森林能量的合作也终止。接近蚂蚁金服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是ofo方面主动中断合作,可能是为了减少支出。“毕竟蚂蚁森林是一个大IP,无论是对于提升用户黏度,还是提高品牌影响力都是正向作用。”

  但是,在加大商业化变现的路上,ofo的收益还远不能填补成本支出。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烧钱做大规模后被收购,是过去共享单车的套路。虽然ofo过去有规模优势,但是资产太重,在盘活资源、创造额外收益、带动服务转型上,商业价值还没有得到验证,也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难以突破的困局。

  对于ofo的出路,融资后再寻求被收购,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只是作为背后两家最重要的股东,阿里巴巴和滴滴似乎都表现出了理性的决策。

  阿里和滴滴的盘算

  从被曝光的投资意向书来看,滴滴在8月份曾提出以20亿美元的估值收购ofo,新董事会将由5名成员组成,其中2名成员由滴滴任命,1名成员由所有创始人共同任命,2名成员由滴滴以外的其他投资者任命。包括CEO等在内的所有关键岗位必须由滴滴提名、任命、替换或解雇。这意味着,滴滴要求对收购后的ofo拥有绝对控制权。

  与之前对待类似传闻的态度不一样的是,滴滴方面立刻进行了否认。对此,一名接近滴滴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总的来说共享单车已经不是资本关注的热点。无论是滴滴还是美团、阿里,对共享单车的需求都是作为流量的入口和交易场景,很难作为单独的模式存活。

  此外,对于行业后来者说,小蓝、ofo们的存在价值就是一线城市的运营许可和资质。不过,这也面临着政策风险。上海市交通委数据显示,现阶段,上海日常活跃单车为65万辆,但各企业接入平台的单车数量超过百万,总体仍处于饱和状态。因此,短期内绝不可能给任何一家企业开口子新增投放。

  前述投资人认为,尽管滴滴的表态很坚决,也有可能只是一种姿态。“ofo背后的投资人从去年年底就一直在推动新的融资,他们也需要退出。此前流传出的各种版本,只是各方没有达成统一的方案而已。不管怎么说,戴威作为90后,创业到今天很不容易,选好了赛道,但是没有做好。”

  或许,只是并购方案没有达到滴滴想要的条件。而阿里巴巴的态度,则更加暧昧,无论是在投资还是合作上,都更加倾向于阿里系创业的哈啰出行。目前,哈啰出行与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饿了么都已经展开了合作。

  “只要能对用户带来价值,对用户体验带来改善,我们愿意和更多合作方在业务上深度结合,比如开放数据、产品的打通。”哈啰出行CEO杨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阿里生态里面的企业,谈起来相对更容易一些,所以先从这些合作伙伴着手。

  在ofo和哈啰之间,阿里是否只需要一个?这一问题的答案,或许只能交给时间。阿里巴巴内部的态度也不明确。今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亿美元E2-1轮融资,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机构跟投。ofo这轮融资采用了股权加债权的方式;此前的2月份,ofo先后两次将其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向阿里借款17.66亿元。据《中国企业家》报道,2017年金沙江创投总经理朱啸虎清空ofo股份时,阿里接盘了大部分额度,在ofo的持股比例达10%左右,并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拥有一票否决权。

  在完成E2-1轮融资后,阿里巴巴对ofo的话语权进一步提高。一名接近阿里巴巴的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阿里巴巴的整体态度与两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毕竟市场也在变。“它之所以扶持哈啰出行,还是由公司整体实力决定的,毕竟前者现在运营正常,基本能依靠自己输血。ofo前期巨量的亏损,这个大洞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填补的,要做到盈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另外,哈啰在二三线城市的布局,比ofo要深,这与蚂蚁金服的方向也一致。”

  上述投资人认为,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滴滴,都只是在等待一个足够对自己有利的方案。

  ofo如何过冬

  进入深秋,共享单车的淡季很快就要来临。这可能是ofo最艰难的一个冬天。

  除了在App内加大广告投放,以获得商业变现外,众多供应商及合作伙伴已经因其拖欠货款,向法院提起诉讼。

  今年8月,上海凤凰向北京市法院提起诉讼,称ofo方面仍拖欠其货款6815.11万元,要求后者偿还共计约7000万元的货款及违约金。9月,快递公司百世物流因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同样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ofo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

  上海凤凰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诉讼一事由上市公司统一对外,请关注股份公司公告,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杨磊则直言自己对于同行融资20亿美元后,仍然处于亏损表示惊讶。“骑行本身就是一种商业化,你骑行就得付钱,还是要尽全力做到主营业务能转起来。不能说主营业务没有做好,就天天想着卖广告。一年亏几十亿,靠广告哪里卖得出来?”

  据他透露,哈罗单车在大部分城市已经实现盈利。事实上,对于创业者来说,自身输血能活下去至关重要。

  记者在微博等社区上看到,ofo团队因为租约到期,已在9月份搬离出原办公场所,节流或许是眼下唯一的选择。无论外界流言如何演绎,ofo高层以及相关人士均未直面回应。外界的不解在于,此时不卖还待何时?去年12月,戴威在一个公开活动上演讲称,“非常感谢资本,但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创业者应该与投资人良性互动”。

  直到今年5月,他还坚称ofo正处于“至暗时刻”。“如果不愿意战斗到最后,现在就可以退出。”他还强调,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发展。但是,现实可能并不愿意为戴威的梦想妥协。美团点评公布的2018年中期财报显示,2018年4月至6月底,摩拜单车整体营收4.7亿元,亏损15.1亿元。2018年上半年,摩拜营收26.6亿元,亏损30.6亿元。

  更为糟糕的是,共享单车还面临损耗问题,对于用户而言,如今要在街头找到一辆能正常骑行的车辆很不容易。而想要提升用户体验,势必要加大新车投入或者加大运维力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企查查平台查询发现,ofo小黄车涉及的法律诉讼中,有数可查的金额累计超过1.04亿元,除了货款、物流运输费、租赁费用之外,甚至还包括合作伙伴的宣传费用。如何摆脱财务危机,戴威仍在寻找答案。

  今年上半年以来,20亿美元、15亿美元、14亿美元、10美元……隔三差五便会冒出“ofo被收购”的新闻,除了辟谣之外,ofo再无其他的动作。这其中,也不排除投资各方通过制造舆论效应,试探对方的底线或变相施压,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记者联系了多名ofo投资人,均未有所回应。

  前述投资人士分析,ofo的合理估值应该在10-15亿美元之间。但是,如果持续僵持下去,ofo的收购价格还会继续降低。“这对于戴威并不利,它不像其他的互联网标的,只有线上运营部分,大不了靠裁员也能支撑下去。共享单车的成本大头在线下的自行车投放,还有运维人员的成本。这个模式太重了。”

  寒冬将至,利益交织的各方还没有达成一致。去年年底,朱啸虎在退出后,曾说过“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以后不会再投这样的项目”。这句金句几乎推翻了自己过去所投的明星案例。不得不承认的是,投资人都是离场之后才会说真话。

ofo小黄车滴滴供应商 我要反馈 新浪众测 新浪众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相关新闻 加载中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新闻
  • 漳州花呗套现-点赞改革开放40年"中国一分钟·地方篇"微视频推出
  • 如何把京东白条套出来-海外游子祝福中国:祖国强大我骄傲
  • 分期乐哪个店铺可以套现-河南一非法生产消耗臭氧层物质窝点被端 主犯正抓捕
  • 淘宝上能够套现的店铺-宁夏上陵集团5亿债券违约 违规担保已严重影响挂牌子公司正常经营
  • 京东白条怎么套现出来-波兰罗兹举办2018“舞动”灯光节
  • 大化县京东白条套现-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各项筹办工作正有序推进
  • 鸡西市蚂蚁花呗提现-腾讯宣布启动战略升级:整合事业群,向产业互联网升级
  • 盐山县蚂蚁花呗套现-北京冬奥组委面向全球征集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创意文案
  • 广水市花呗套现-全国铁路返程客流高峰来临
  • 迁西县白条套现-平高电气副总经理张五杰辞职
  • 乡宁县白条套现-广东出重拳打击黑恶势力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