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不想让肝生病,9大方法为您的肝脏保驾护航

来源:常熟新闻在线    时间:2019-02-21 17:18
【字体:

九五互娱炸金花外挂作弊软件下载安装___购买软件【客服微信:13054485441】【无.需..开】【诚.信.第.一】▇▇▇▇▇▇▇▇可提供订,本公司专业开发各类软件辅助产品,各种麻将,牌软件辅助器一应俱全。 02月01日上海金交所Au(T+D)价格286.93


封杀保健品不是目的,管理才是王道

  

  

身家近400亿元,这位78岁的中国传奇女富豪,晚年竟然只钟情于北京城门和紫檀。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

  在中国亿万富豪圈中,陈丽华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名字。

  1月21日,福布斯中国发布2019最富有女性榜,富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陈丽华名列第三,身家391.5亿元,在平均年龄为53岁的女富豪群体中,她78岁的高龄格外引人注目。早在2016年,她曾以505亿财富首次成为中国女首富。2010年,她就入选胡润中国女富豪榜,以4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四。

  尽管相比过去几年而言财富略有缩水,她仍然是一代传奇女商人,不仅一手缔造了长安俱乐部、金宝街等项目,还因为与“唐僧”迟重瑞的爱情故事而备受瞩目。如今,即将步入80岁高龄的她已经将地产核心业务交给儿子打理,和丈夫共同专注于紫檀木收藏艺术。   北京土著,摇身一变地产女王

  据陈丽华自己透露,她是满族正黄旗,叶赫那拉氏的第八代后裔,出生于颐和园,但她并不是一个幸运的“格格”,家境清贫,从高中就辍学了。

  从没落贵族后裔,到中国女首富,关于陈丽华的发家之路,外界披露甚少,流传着多个版本。

  一种说法是在香港炒房,1982年陈丽华移居香港,掘得首桶金。她在比华利买了12栋别墅后高价卖出,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另一种说法称来自倒卖家具文物,陈丽华的资本帝国,起始于文革“破四旧”中遗留的文物。早年间,她供职于缝纫社,改制公私合营后,她成了缝纫个体户。她曾透露,年轻的时候,家道中落,曾昼夜不停干活,晚上给别人做衣服,白天照顾孩子。

  在街坊的印象里,陈丽华最大的特点是豪爽。她教育子女,从小不要占别人便宜,但别人不占她便宜她还不高兴,“这么好的东西给你不要,是看不起我”。她为人仗义,结识了很多朋友,掌握了很多信息。

  80年代中期,她了解到,北京的龙顺城中式家具厂里,保藏有大量文革中得来的珍贵明清紫檀、金丝楠和黄花梨木家具,在当时,这些都是“无主”之物。

  陈丽华通过关系,以较低的价格得到了其中的一部分。随后,她通过那个年代常见的亲戚介绍信和律师证明,移民到了香港,并且创办香港富华,主营地产交易,收获颇丰。

  90年代初期,陈丽华拿到了临近天安门广场的一块地皮,兴建长安大厦。“那时候长安俱乐部是一个球场”,她是作为港商招商引资进入内地的。

  从这个动作来看,陈丽华的能量非同小可。

  因为毗邻紫禁城,与天安门广场一墙之隔,这块地的政治敏感度很高。适逢北京主办亚运会,政府对项目的审批格外严格。陈丽华等了4年,才得到相关部门首肯。期间,很多朋友都劝她别做了,成不了。

  手续办成的当天夜里,她就带着4辆汽车的人开始干活,因为项目位置,白天不能施工,只能晚上建设。陈丽华天天跑工地,昼伏夜出,偶尔还把自己当工人使。

  这个工程让她愈发重视人脉关系的重要性,项目落成后,她将大厦的6层划出,成立了长安俱乐部。

  长安俱乐部位于天安门广场沿长安街东行500米, 占据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长安俱乐部首开京城富豪俱乐部之先河,是京城四大顶级会所之一,李嘉诚、郑裕彤、郭炳湘均名列长安俱乐部理事会成员。

  一进入长安俱乐部大门,便是“屏风·宝座”,通体金箔,灼灼逼人。据称,它由中国紫檀博物馆出品,按故宫乾清宫龙椅比例制作。旁侧的“紫檀如意”与其相呼应。 来源:长安俱乐部微信公众号

  这家俱乐部低调而奢华,非会员不得参观,入会条件更是严苛。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长安俱乐部的个人会籍会费目前是16.8万,每年的年费是1.6万,终身会籍会费为48万。长安俱乐部的会员甄选规则一是会员推荐,二是审核,并非是只要有钱就能进入。

  而拿下金宝街改造项目,又是陈丽华的另一个大手笔之作。

  西起王府井(600859)商圈的金鱼胡同,东至东二环雅宝路,南望长安街,北依朝阳门大街,全长730米,在其上可以俯瞰核心北京商业区王府井和中央商务区CBD。

  金宝街上,财富如流。街两旁包括八个地块,覆盖豪华酒店、甲级写字楼,北京香港马会会所、金宝汇购物中心、豪华公寓等高端商业物业。金宝汇购物中心汇聚了GUCCI、Bottega Veneta、VERTU等众多国际品牌。法拉利、马莎拉蒂、阿斯顿·马丁、奔驰、陆虎、捷豹等豪华汽车品牌展厅也均有一席之地。

  2018年6月,陈丽华的儿子赵勇透露,这条街还在继续改造中,改造结束才算真的完成了。

  富华国际集团的财富帝国还在不断扩张。自1988年在香港创立,近30年来,富华国际已发展成为一家以高端商业地产为核心,涵盖文化艺术、金融等的多元化跨国企业。目前,富华在北京已建成使用和在建的经营性地产投资项目面积超过150万平米。 来源:富华国际集团官网截图

  2010年起,富华相继加入建设开发北京城市副中心、粤港澳大湾区开发建设、海南自贸区建设,投资建设珠海横琴紫檀博物馆。2014年,富华进入国际市场,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投资兴建酒店等项目。

  2017年5月,富华国际在资本市场首次亮相,旗下北京富丽华德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倒追”唐僧的紫檀女皇

  除了富可敌国,陈丽华的婚姻生活也备受关注。

  迟重瑞生于京剧世家,他曾扮演1986年央视版《西游记》里的唐僧,是那个年代轰动一时的国民idol。但后来他却淡出演艺圈,与陈丽华低调结婚,全心辅佐妻子的生意。

  1988年,陈丽华和迟重瑞在朋友介绍下相识,巧的是,他们都爱好京剧。

  但陈丽华比迟重瑞大11岁,又离过婚,有三个孩子,当时她已经47岁。她在《鲁豫有约》中坦承是自己倒追的迟重瑞,“迟先生那么漂亮,很多女人排队追”。80年代,这么做还是需要勇气的,她曾为此咨询过儿女的意见,不过他们都很支持母亲找个伴侣。 来源:《鲁豫有约》视频截图

  1990年,二人终于走到一起。当时陈丽华已经是女首富,资产过亿。他们曾经因为年龄差异而备受争议,如今已经携手走过了29年。

  婚后,夫妻二人相敬如宾,两人互称“董事长”、“迟先生”,说话都是以“您”相称,从来没开过玩笑。“跟董事长在一起28年,好像我们在一块只10年,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已经有些发福的迟重瑞微笑着说,他看起来和扮演的唐僧一样慢条斯理,谦恭温和。

  虽然年龄差距大,陈丽华和迟重瑞却在紫檀上找到了共同的爱好和话题。

  因为对于紫檀的热爱,陈丽华也被称为“紫檀女皇”。自2008年以来,陈丽华花了8年时间,用紫檀和阴沉木,按照1:10比例复原了老北京“内九外七”16座老城门,至今仍在制作10座角楼。她潜心钻研紫檀雕艺40年,只为让老北京城门“活起来”。

  没有样纸,她和工人就在地下室里,跪在地上铺着图纸校对,每个人都受了伤,她的膝盖也留下伤痕。她回忆,40年前,她还曾远赴印度丛林买紫檀,“蛇蟒成群,草深过人,大象往外拉的时候,都看不见”。

  在她的工厂里,77岁的陈丽华向鲁豫介绍了正阳门模型,她走上城楼兴奋地跳跃了两下,直言上面可以站100个人,每一扇门窗都可以开关,整个工艺制作没用一颗钉子。这时候,迟重瑞在陈丽华背后用手默默地揽着她,给予她保护。而在观察紫檀雕刻的时候,迟重瑞在旁提醒她要戴眼镜,当她出汗的时候,则在身后伸手为她擦汗。

  作为一个老北京人和满清后代,陈丽华对传统文化有着特殊的情结。她自嘲,做这个是因为“自己想不开”。当她的紫檀复制城门作品做出来,却只能存放于地下室,暂时无法向世人展示,那种痛心无以言表,她曾在家哭了很多回。

  陈丽华的生活重心现在已经完全放在紫檀上。她好几年才会去金宝街的富华国际集团总部,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全权交给儿子赵勇打理,而最近一次到访,她和儿子打完招呼之后,径直奔向了办公室里的紫檀家具,对上面的一道磕痕叹息不已。

  陈丽华坦言,自己现在生活费一天只有10元,她最爱吃的是雪里红拌米饭,不喝咖啡不喝茶,也不沾烟酒,唯一痴迷的就是紫檀艺术,也因此对儿女心生愧疚。

  1999年,陈丽华更是斥资2亿元,在北京东五环边上建造了世界上唯一一座紫檀博物馆——“中国紫檀博物馆”,并邀请迟重瑞出任副馆长。这也被人们认为是她送给迟重瑞的礼物。

  她复原的老北京城门得到了故宫博物院顾问单士元等专家的认可,由此拿到了故宫特殊批条,“哪个仓库都可以进,能做多少做多少”。随后,陈丽华花费十几年心血,把故宫的木器基本都复制出来了,现在紫檀博物馆陈列的999件家具均是仿故宫原件。她表示,“没有故宫没有今天,中国紫檀博物馆不是我的,是故宫的。”

  陈丽华夫妇二人现在每天一早都会去往北京郊区的紫檀工厂,和工人一起打磨雕刻紫檀作品。陈丽华在工厂里亲自监督,还会上手雕刻每一个龙爪、每一片树叶的细节。

  陈丽华说,“我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我所有的资金应该放在这(紫檀)上留给国家,人生不做点事,等于白来。”虽然投资紫檀博物馆耗资巨大,只做展览不对外售卖,就像一个无底洞,但是她认为“比留钱还有意义”。

  生性爽朗的陈丽华直言自己是男人性格,就爱干活,“一生中好像是耕牛,拉着车自己走,还感觉自己很舒服”。

  看似陈丽华女强人的光环盖过了迟重瑞,但迟重瑞此前接受采访还表示,“我并不畏惧她的强,我恰恰很喜欢这种女强人”。迟重瑞和陈丽华的三个子女也相处融洽。他们一家祖孙三代每天都会一起吃晚饭和早饭。如果陈丽华回家晚,大家都会等她一起吃饭,饭毕,还会搀扶她回到沙发上。 来源:《鲁豫有约》视频截图

  针对财富传承问题,陈丽华尚没有对外发声。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她的大儿子赵勇名下有71家公司,掌管着长安俱乐部、地产等核心业务;大女儿赵莉名下也有14家公司。相比之下,迟重瑞在投资和商业上业绩平平,担任高管的仅有两家公司,均与紫檀木工艺有关。

  参考资料:

  《陈丽华用紫檀复刻家国记忆》,鲁豫有约一日行

  《“北京土著”陈丽华,如何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华商韬略

开栏的话

城市之大,动辄以平方公里来论;治理之小,却是以一街一巷来计。街道作为行政肌体的“细胞”,在基层治理中处于承上启下、联结四方的枢纽位置,街道工作做得好不好,直接影响着城市面貌与广大市民的获得感。

当前,北京正处于城市更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阶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呈现新变化新特点。几年来,我们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坚持像绣花一样精细化治理城市。“针严线密”的治理追求赋予了街道工作更重的使命,也面临着更多的挑战。

即日起,本报推出“深化超大城市治理基层行”专栏,聚焦本市基层治理实践中的个案和典型,既分享行之有效的经验方法,也反映亟待解决的矛盾问题,推动新时代街道工作,为加快推进首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夯实根基。

本报记者朱松梅

春节刚过,朝阳区东坝乡康静里小区仍透着节日的喜气,红春联、大灯笼处处可见。小区里新铺的路面平整开阔,路面施划了停车线,人脸识别门禁也正进行最后的调试。干净、整洁,完全不像是一个近30岁的老小区。

一年之前,这里还是令人发愁的脏乱差。由于产权单位倒闭,物业管理缺失,小区里的基础设施老化破损,绿地里堆着杂物,楼前楼后还搭上了违建。“我们既不方便,又没面子,就因为环境差,好几户邻居搬走了。”社区居民边惠芝说。

过去几年,康静里社区也曾几次开展环境整治,但效果始终不明显。“就说前年那次拆违吧,社区既要入户做工作,又要争取资金、找人施工。不但人手紧,力度也不够。”提起前几次拆违,社区书记付红霞只有一个字:难!

去年,东坝乡把“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机制进一步延伸到了社区,康静里的环境整治迎来了契机。“哨声就是居民的操心事,烦心事。居委会社工每天走街串户,离居民最近,也最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哨子也就自然吹得准!”东坝乡党委相关负责人说,只有赋予社区“吹哨”的权力,才能找准痛点,把大伙儿的烦恼解决在家门口。

按理说,这哨声一响,各部门会在第一时间应声而到,问题也自然迎刃而解。可起初,付红霞拿着这把“哨子”,却遭遇了新的难题。

“社区只是居民自治组织,自下而上的哨声,很难叫得动政府部门。”付红霞回忆说。还是拿拆违来说,拆除一间私搭乱建的棚子,背后需要协调乡规划、综治、安监等好几个部门。她一一登门去找,遇到的要么是拖延,要么是推诿。

一句话:社区这哨声,总归是缺点儿权威性。

党建引领,给社区的哨声赋予了能量。东坝地区成立了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把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城市治理优势。只要哨声一响,各级各部门的党组织、党员都要迅速响应,共同参与社会治理,统筹资源开展服务。

很快,乡里的环境办、规划科、城管队、综治办、环卫中心、安监科等科室,纷纷来到了康静里。科室负责人在小区里跑前跑后,多次实地调研、会商研究,最终制定了康静里小区整治方案,涉及违建拆除、雨污管线改造、道路修补、楼梯外立面粉饰、绿化美化等多个项目。

老旧小区整治涉及项目多、资金量大,方案虽说定了,实施起来仍有不小的难度。“社区的哨声关系到居民最切身的利益,甭管多难,乡里都要一督到底,事不绝,人不散。”为此,乡里专门建立了八步闭环工作流程,从问题的受理、立项,到最终办结、考核,都要全程监督、推动。

不久之后,康静里吹响了第二声哨,这一次,朝阳区农委、财政局、水务局、工商局、城管执法监察局等区级部门也来到了社区,围绕地下管线设施改造、交通秩序整治、拆除违法建设等方面的难题,给予技术支持和现场指导。

社区的哨声,唤来了区、乡两级政府职能部门,力量和资源下沉,部门围着社区转,社区围着问题转。正是因为这种前所未有的机制,困扰康静里多年的问题被逐一破解。

再看如今的康静里,新铺的透水砖齐齐整整,停车位合理有序,上下水管换了新。更难得的是,19栋老旧居民楼竟没有一处违建。边惠芝惊喜地发现,几户搬走的老街坊,最近又回到了康静里,老小区正焕发着新生机。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宿松新闻在线 粤ICP备
主办:大武夷新闻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天门在线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